------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2007-09-24

GE&ME(2)

人物介紹:


琴恩•希斯塔伊爾

小琴兒子。故事中的第一主角。職業巫師。
髮,FH,冷漠。聲音低沉很有愛。


費雷•巴里亞迪安

老費兒子。勤勤懇懇任勞任怨火槍手一名,隊伍的主攻。
很莫名地受怪物喜歡,經常看著怪物爭先恐後朝他撲……囧。
據說此人是外表沉默內心OX的悶騷- -||||
好吧就這樣了……


諾茵•薩拉克利特

阿諾兒子。道具師,隊伍中的保姆。萬年總受樣- -|||
從外型到聲音無一不受。
活潑的孩子-v-


至於圖,實在懶得貼……FC2不支持BMP的上傳,懶得去一一轉格式。
於是說可以去簡體版的這裏看- -+

http://hi.baidu.com/masakia/blog/item/eadaa2c4bdeeb1c839db4988.html

我是懶人。
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7-09-21

澳大利亞。

鳥到澳洲了。她是近幾年來第三個去澳洲的朋友。
第一個是阿終,第二個是哥。

其實,不論是阿終、哥還是鳥,都一直離我很遠。

記得阿終走的那天,我正在上海度過炎熱的暑假。小春問我去不去送,我藉口有事推掉了。
那時,是有點怕再見面的。
怕什麼?一時間也無法說清。
雪,牙刷,茶花。曾經的記憶,以及與那段記憶相關的幾個人,或許一輩子不會再出現。
就這樣被丟掉了。

哥走的時候,先從成都去的北京。
于情於理都該去送,但是卻沒有。
只因當時他的身邊有女友。而我也知道,那人介意我的存在。
的確沒必要為了這些事情生氣,沒必要在這種時候製造尷尬的氣氛,於是就在一下午的網遊中消磨了本應很有意義的時光。
後來他們還是分手了,似乎這是長距離戀愛的必然。哥悶悶不樂了很長一段時間,我無法安慰他什麼。
他們之間的種種,始終與我無關。

如今,阿終或許還在想念著那個人,哥或許還會在看見茶的時候悶悶不樂,但是,他們二人過得都很好。

鳥同學昨日上的飛機。晚上,爬QQ和我們打招呼。
祝願她在澳洲一切順利。和阿終、和哥一樣,自在地生活下去。

親愛的,神無群的RP會永遠保佑你。

2007-09-06

GE&ME(1)

GE昨晚8點開服了,第一時間沖上去建了人物,出發……然後……
眼前……密密麻麻。

我在哪里……

——完全被淹沒在人潮裏了。

很少在一個遊戲剛開測的時候湊過熱鬧,因此也是第一次體會到擁擠得恐怖的感覺。待大家都湊了三人、建了小隊之後就更可怕了。
1=3,2=6,3=9……MCC系統的等式真是……遠目。
和幾隻朋友集合就花了不少功夫,至於後來跑到初級練級區體驗三人毆怪,更覺得……
——怪真可憐啊……抹淚。
——我也很可憐……因為根本就打不著……

怒了……一路向下跑,直到沖進阿爾奎特教堂裏才覺得稍微輕鬆了些,於是按下ALT+E調整視角仔細觀察我家的孩子們。
男巫的髮和聲音都是大愛,道具小受也是越看越可愛的類型,而男火槍……我唯一的預定攻君也被指責為奇受無比……
惟有淚奔。

總的說來,目前CP和人名還是定了,線索仍在思考中,背景一片茫然。
前途在哪里……OTL。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