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-------
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2007-11-28

一個決定,兩個選擇,三個開始。

退會了。
辭職了。
果然許多事情都是巧合地撞在一起的。

對河蟹沒有什麼不滿意,就如同這份工作一樣。有問題的,是我自己本身。可是一些極不友善的猜測性言論,還是讓人很遠目。

說郁悶,我沒有。
說生氣,也不算。
只是覺得,有些事情本來就是小事,弄得太陰謀化或者窮搖化,都是無意義的。

小游和阿藍都是滿感性的人,跟我不大一樣。
我是囧人。只會重視自己重視的東西,其余的一概一視同仁,所以不管怎樣都無所謂。

對于網游這種東西,我在乎的永遠只是人。傳說中的氣場是很重要的因素,遠目。
氣場不對的,我只會選擇回避,否則暴走是早晚的事,繼續遠目。

于是昨晚又想起了RO的兄弟們。
那是唯一一個和第二天堂、菜市場性質不同,但同樣讓我深愛的工會。
游戲裏大多情緒,皆是由它而起。
以前是,現在是,將來還是。笑。

好吧……
從今天開始,我將開始新的生活。
游戲裏,以及現實裏。

加油。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007-11-23

[GE記事]從波爾到巴蘭榭的距離

會裏那只妖孽選擇了巴蘭榭服,我不驚訝。但是那只妖孽居然帶了幾位創會的傳奇人物一起去了巴蘭榭,我囧了。
某奸商,某老白式的詭異叔叔,某熱血大哥……以及,潛水很久的會長大人。
遠目。
目前,那邊的隊伍還在不斷地壯大中。工會名更改了,名義上的會長更改了,不變的始終是RP的靈魂。心中暗自竊喜副會還沒有被勾引過去,否則的話,我身邊某些沒良心的傢伙一定會立刻沖進巴蘭榭連看都不看我一眼。
於是說會長大人,這就是魅力值的問題啊,笑。

工會越來越奇特了,莫名地散發著腐味(什麼時候變成這樣的?摸頭)。經常懷疑這還是一個正常向的工會麼……
著重得提一下副會。原來,我們偉大的副會居然知道什麼是BL……天知道,BL這個詞從你口中說出來的感覺是多麼驚悚啊啊啊……
前段日子還有段很RP的對話。當時大家在討論聚會問題,身處K市的副會忽然說,他今年內一定得去一趟C市。
可樂:“去那幹啥?”
老絕:“毫無疑問,去見老大。”
可樂:“噢……”
副會:“……”
以下省略。
總之就是完全沒有反駁啊,還一副被戳中要害十分不好意思的模樣。
聳肩。
話說副會你和老大關係有要好到“今年之內必須得見面”的程度麼?嗯?
反正吵架鬧彆扭互損都是家常便飯偶爾也來點詭異的親密的『友情』……我是不大能夠理解的,咳嗽。
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我瞑目了。

波爾這邊,是另一種不同的狀態。
四人小團體,我,小遊,小恩,楊•江流,過了一段時間開心的日子。
後來走了江流,來了阿藍,雖然隱約的失落無法避免,但目前日子依舊很開心。
四個人,足以撐起一片屬於我們自己的空間。
想炸公司的阿偽,想學阿語的小遊,想滅工作的小恩,想統一世界的楊,想……開紅名的藍幻。
遠目。
最近的標準對話模式如下:
我(陰沉地):“殺了他。”
阿藍(歡快地):“好啊好啊~”
小遊:“不要隨便開紅……!”

於是,阿藍的夢想至今也沒能實現。阿藍啊阿藍,祝你早日夢想成真||||||

就是這樣吧……我在波爾RP,他們在巴蘭榭奮鬥。在波爾的我想念著在巴蘭榭的他們,在巴蘭榭的他們數次慫恿我轉服未果,笑。
其實在不在一起都無所謂。
只要我知道他們開心,只要大家都能快樂地享受遊戲,就很好了。
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